当前位置:文广新局 >历史文化
老北头——等您揭开盖头来
日期:2017-05-17 字体:

 

听说盱城老北头要进行“棚户区改造”,涉及到三大片十几条街巷,2000多户人家要“拆迁”。我想,老北头是盱城的根,拆了不是可惜了吗?
 

 其实是我多虑了。当我专门跑到老北头,去“再看最后一眼”那曾经的故地时,看到墙壁上印着的,不是那个张牙舞爪的“拆”字,而是一个温文尔雅的“征”字。一个“拆”、一个“征”,不用解释,一切我都明白了。


 

于是,我作了如下的猜想与描画:

 利用这次棚户区改造,将整个“棚户居民区”整体“征购”过来,再经过认真评估、细致筹划、反复论证、精密设计,剔除那些乱七八糟、不成体统、有碍瞻观的近年来的“非建”,把那些明清的、民国的、建国初期的有价值的建筑当成“文物”、“古董”显露出来、保护起来。然后,按照“修旧如旧”的方法,进行“复古”修葺,让它们“返老还童”,重回自己的时代。这是需要气魄、需要胆略、需要头脑、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的一项系统工程,是任何一家一户难以实现,一街一巷无法完成,一时一会难以奏效的。把这些一个个孤立的“古迹”的“点”修葺好了,再把整条“线”上的“空缺”处补充新建上与这些古迹点相类似、相一致、相协调、相媲美的建筑,这样,“点”就成了“线”,“线”就成了“街”,“街”就连成了“片”。整个街道、片区就都有了“复古”、“回旧”的感觉。我去过安徽肥西的三河古镇、六安的独山古镇,他们把几处闪光的亮点建筑作为“天然珍珠”,“串”在由人工合成的“人造珍珠”的项链中,使得这些“人造珍珠”也随着“天然珍珠”一起,陡升价值。如果这一理念用到盱城老北头的修复重建中,等到一段时间以后,大功告成之时,您就会看到一个您几乎不认识的老北头回归到眼前:似曾相识却又不曾相识,不曾相识却又似曾相识,它让你的目光和思绪重回明清,重回民国,重回那个久远而又不甚远的曾经。那时候您再走在老北头的街巷中,看到的不再是今古交错的建筑,不再是破烂不堪的民房,不再是令人惋惜的工程,不再是乱搭乱建的景象,那中有天井的四合院、古朴典雅的老影壁、灰砖青瓦的小楼阁、别具一格的旧堂舍;还有那印有车辙的石板路、高立屋顶的风火墙、花格木雕的老门窗、精雕细刻的雕花砖,连同那石阶上的凤草、石缝中的青藤、瓦塄间的苔藓、门檐下的小花,还有那久违了的许多许多,都会回归到您的瞳眸、回归到您的记忆之中。如果说这是那历经千年风雨的“楼兰新娘”,您一定会静静地期待着,期待着把盖头揭开!

 我想,我的猜想与描画应该就是事实吧。

 


 

 

 有位朋友曾写过一篇小文,他写到了盱城老北头,写到了老北头的老街,写到了那里的老街老巷。他说:“在几百年岁月的流逝中,老屋老了,当年的荣华与富贵到如今已变成泛黄的历史和唏嘘的回忆了。只有那青藤攀爬着的砖门楼,绿苔俨俨的石头墙,还有那一扇扇颜色斑驳的雕花门,还能依稀让人感受和想象这片老屋曾经有过的精致又温暖的生活。”他留恋老街,留恋老街人的生活,就如同留恋深铭的情思、留恋久违的童趣、留恋逝去的青春一般,总爱深揣在心坎深处。他说:“生活在老街的人们就这样平凡而又充实地过着他们地生活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一代接着一代,在这方土地上耕耘劳动,生儿育女,生老病死。千百年来,风云变幻,沧海桑田,老城南纳贾商,北送行旅,在日夜不息地淮水吟唱里,多少花开,又有多少花落。”这种怀旧之情人人有之,我亦然。

   盱城的根在老北头,在井头街、黄家牌、涧沟渎、前街、后街、胡家巷,盱城的大街小巷便是这老根上发出的芽、长出的藤、开出的花、结出的果。这根,牢牢地扎在历史的基石、文化的典籍、记忆的深处。今天,虽然老北头的老住户都忙着搬家,门窗上锁,院落空灵,街巷中亦人迹罕见,过去那种热闹、温馨,甚至是吵杂,一下子变得冷清、冷落,甚至寂静。那端着饭碗,蹲在门前石阶上吃饭的老大爷;那摇着蒲扇,坐在街旁凉床上纳凉的老婆婆;那蹦蹦跳跳,沿着街巷跑来跑去玩耍的小朋友,都定格在记忆之中,定格在曾经的照片里。因为,即便是重建之后的老北头,也不再是百姓居杂的场所,而是旅游的景点,白天的热闹非凡与夜间的冷清静默将会形成极大的反差。想到这里,我又不由得些许伤感。


 曾经的老北头,你将去了,去往历史、去往记忆中久居。崭新的老北头,你将回来,回到如今、回到现实中立足。我有时候难以想象,您这位两千多岁的老者,打扮一番,重新归来时,究竟是什么样子?还是那鬓角上插着彩翎的“楼兰姑娘”吗?还是那权倾汉室聪敏伶俐的“金屋阿娇”吗?还是那琵琶巷中绝美柔情的“铁心瑶娘”吗?我不知道,但是我期待着,期待着揭开你的盖头来,一睹您的风采。随你一起去穿越,穿越时间与空间,穿越思绪与心灵,穿越历史与未来,落脚于秦月汉风、秦砖汉瓦、唐诗宋词、明花清瓷、民国旗袍与激情岁月之间,浏览长河流韵、江海逐波!

  盱城老北头,期待您揭开盖头来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摄影:闲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