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广新局 >历史文化
【悠悠往事】票证时代的记忆
日期:2017-05-11 字体:

        二十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新中国建立之初,满目疮痍、百废待兴。由于自然灾害等原因,我国的国民经济遭遇到严重困难,物资匮乏,商品短缺。为保障供应,控制销售,国家对生活必需品全面实行按计划票证供应制度,从粮、油、布、肉、蛋、煤炭,到烟、酒、糖、茶等都按期、按人、按工种类别发票,凭票供应。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85年,我国经济步入稳增长阶段,国务院批准将原有的票证供应物资逐年减少,到1993年全部取消。如今回想起来,已成记忆中的一道风景。

粮票、粮油供应证

    粮票是我国在物资紧缺的特定经济时期发放的一种购粮凭证。从1955年第一张粮票发行开始,我国老百姓进入了漫长的票证时代。粮票是一种无价证券,国家规定不准买卖和伪造。
 

 

        当年发行的粮票有全国通用粮票、军用粮票和地方粮票等。多选用名胜古迹、名山大川和工农业建设作图案。粮票上的文字也是多种多样。粮票正面,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发行的叫“全国通用粮票”或“军用粮票”;各地区发行的粮票称“XX省地方粮票”或“XX市地方粮票”。票额单位分别为市斤、市两、半市两、钱;1986年国家将16两制的市斤制改为公斤制,因此票额出现了公斤、克,反映了我国度量衡单位的变化。“文革”时期,有些粮票上还印有“最高指示”、语录、题词等,如“厉行节约,严禁浪费粮食”、“备战、备荒、为人民”等。所有粮票下端中间均注明发行年度,但有的用汉字有的用阿拉伯数字,如“一九六六年”或“1974”。粮票背面,均有“使用说明”若干条,仅目前所见,凡地方粮票背面均有“使用说明”四个字,而全国粮票并无此四个字,只有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”四点说明。地方粮票均盖有“调XXX粮食局”圆形红色印鉴(“文革”时期盖用“XXX 调革命委员会粮食局”图章);全国粮票均盖有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”的圆形红色印鉴,并有国徽图案(50年代发行的全国粮票印鉴均盖在正面,且为红色正方形,左右两枚印鉴对称,没有国徽)。获取粮票的主要途径:城镇居民凭粮食户口和粮油供应证到指定国有粮店兑换,当年粮食关系与户口是紧密挂钩的;农业居民需要粮票,得先从生产大队开介绍信,凭介绍信背着粮食到国有粮站兑换,手续很繁的。

 

当年盱眙人用的粮票大多数是江苏省地方粮票,由省粮食厅印制发行,发行时间从1955年开始,图案设计比较简单;1968年以后的江苏省地方粮票配图多是南京长江大桥。 粮票虽是一种无价证券,但有“第二货币”之称。那个年代粮票比什么都重要,是必不可少的吃饭凭证,光有钞票没有粮票是吃不到饭的。所以去外地出差办事,都要带上粮票。
 

    粮票既有时间性又有地域性。在省内用本省地方粮票,出省得换全国通用粮票。换全国通用粮票很难,首先要到单位开外出介绍信,然后拿着介绍信到粮食局,粮食局核对身份后再写个条,拿着这些凭证再到指定粮店去领粮票。全国通用粮票是按天限量兑换的,不可以随便换取。当年想换全国通用粮票,得找一定的关系才能换。所以,当时手握全国粮票兑换权的人,是很让人羡慕的。拿着全国粮票去外地出差,当地人找零时也会给一些地专属粮票,这些粮票只能在当地使用,出了这个省就等同废纸,无法使用。

   当年江苏发行的粮票有几十种,面额有50斤、30斤、20斤、10斤、5斤、3斤、2斤、1斤、0.5斤、2两、1两等。1980年以后,粮票的功能开始慢慢减弱。1993年,国家取消粮票制度。

    
    这本盱眙县粮食局印制的“盱眙县盱城镇定量粮油供应证”,在当年是很有用的。供应证是64K的小本,最初发行是牛皮纸皮儿,后来进化成塑料封面,第一页记着户主姓名家庭人口,第二页后是分成十二个月的供应标准和随时填写的购买情况。盱眙县城有几处定点供应粮店,城市户口的市民户按照规定的数量和手头经济情况去购买。由于钱不宽裕,供应粮虽然不多,但每年也得分五、六次购买。买油时,就在小本上盖个供应油的章。农村户口是用户口本到生产队领口粮,生产队会计在本本上签字盖章。

    盱城镇居民从19537月起实行计划供应口粮。到1954年,县属行业由工商部门批准,集镇由区、乡政府批准,发放“行业粮油供应证”,粮油供应由县粮食局按规定,对不同工种、不同年龄的人定定量标准。等到20世纪80年代,我先生师范毕业分配工作时,每月供粮30斤,供油半斤。

布票、线票

    国务院于1954年开始实行凭布票限量供应棉布。在以后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那一张张尺寸不大的纸质布票,便登上了历史的舞台,开始记载中国人的苦难岁月。

        当年盱眙人用的布票由江苏省商业厅发行,在长方形的票面,印有“江苏省布票”的字样、票面数额、起止使用日期等,中间盖有“江苏省布票专用章”,也有直接加盖“江苏省商业厅”公章的。布票仅限省内使用,没有全国通用。

布票的设计有明显的时代特征。“文革”前主要以“工农业生产”、“发展水利”、“五谷丰登”、“三面红旗”为主题;“文革”期间则以“毛主席语录”、“最高指示”、“林彪题词”、“向日葵”、“红太阳”、“三忠于”、“工农兵”等为标志,多数印有毛主席语录,具有浓郁、鲜明的政治色彩;“文革”后的布票则较为“朴实”,没有更多文字和图案。

 

        下图是1969年下半年(文革时期)发行的布票,中间盖有“江苏省布票专用章”,主体部分的四个角都印有棉花图案,右半部分的三面红旗上印有毛主席语录:“要斗私,批修。”布票上还印有副卷,副卷上有阿拉伯数字面额,当年识字人少,但大多数人都认识阿拉伯数字。买布时收款人会撕下副卷保留存根,布票副卷撕下后便作废。布票的单位一般有:1寸、2寸、5寸、1尺、2尺、5尺、10尺等,通常票面值小的纸张也小一些。为了便于区别,不同面值的布票颜色图案也不相同。去布店买布,钞票加布票,缺一不可。

布票年代人们在夹缝中生存,每年发下来的布票只够给家里一、两个人做衣服。那时候每家都有好几个孩子,所以只能老大穿新的,小了给老二穿,缝缝补补再给老三穿。
 

    票年代常常出现拼凑布票的现象,一户人家要娶媳妇,一般需要五六丈布来给女方置办嫁衣,如果男方拿不出来,婚事极有可能因此告吹。想凑到五六丈布票,只能借。虽然布票稀少珍贵,但是贫穷年代人心齐,很多人尽管缺衣,还是把家中藏在抽屉的布票借了出去,拼拼凑凑,就能帮一户人家娶上个媳妇。

布票年代,人们对布的质量尤为看重,持家的主妇在用布票布时,精打细算考量布匹优劣,回来的布都耐磨厚实,每一张布票换出去都能物尽其用,才能扛得住艰苦岁月。


 

这是1968年(后期)发行的布票,依旧带有时代色彩,醒目地印有最高指示“抓革命  促生产”,盖了“江苏省商业厅”的章。还有肆市尺的布票,我们当年很少见到的!

继布票之后,又发行了线票。这张1972年发行的“江苏省民用线票”配有球线图案,印有最高指示:“要认真读书”,盖有“江苏省线票专用章”,50岁以上的人看了很眼熟,因为当年我们都曾用这样的线票去商店买过棉线。那年月,用线很多的,缝衣、缝被、纳鞋底、做鞋子……
 

肉 票

票证时代,肉票由当地食品部门配发,盱眙的肉票最初每人每月半斤,后有所增加,逢年过节会额外补发一些。现在的人们多觉得猪肉不好吃,当年可是想吃肉没肉吃。

 



 

逢年过节时,大人们才会拿出革命会供应并积攒许久的猪肉票,割回一、二斤肥膘肉,煮上一大锅粉条,给一家老小打个“牙祭”。为了能买到肉,过节那天,家中大人都会鸡叫时分就去排队等候,大家都要买肥肉,瘦肉没人要。等肥肉卖完了就散了。记得有一次父亲去买肉,见肥肉卖完了很失望,卖肉的将该收二张票的瘦肉只收一张票卖给了父亲,瘦肉拿回家还是落得母亲一顿埋怨。有时买不着肥肉,大人们手中攥着肉票返回家里,看着孩子期盼的眼神只能流下辛酸和无奈的泪水。
 

    票证时代,农户每年都有生猪出售任务,农户必须先完成出售任务才可以杀猪,连人都吃不饱哪有粮食喂猪?所以那年月很少有人家杀猪的。等卖猪以后,食品部门会返回一些肉票给农户。

煤 票

煤票由当地供销社配发,每户每70公斤左右,按月购买,过期作废。供销社有专门的大院堆煤,院子大门也宽,这样运煤车进进出出方便。运来的煤卸下后,主管煤炭销售的领导通知打煤工打煤,全部是人工作业,每个打煤工都有专业的打煤工具(打煤机),他们清理好场地,将煤加水搅拌(加水拌煤很有学问,水多水少都难成型),等散煤拌匀后,将煤机沾上水,压上煤,脚一踩一个。买散煤回家做煤球比较划算,当年也有许多人家买散煤自己加工煤球的。后来出现了机器作业打煤机,比人工作业不知快了倍。

个月初去买煤人都很多,大家排成一条长龙,苦苦地等待,有的站着,有的蹲着,还有的也许太累了,坐在地上等,卖煤的大院内黑古隆冬的,沾了一屁股煤灰,再后来,手也脏了,脸也变成了花脸,哭笑不得。
 

买煤的人有的带粪箕担子挑煤,有的用小板车推煤。煤块要轻拿轻放,以防破碎,尤其是刚加工的煤块,很潮湿,稍不小心就捏碎了。即使一些小块碎煤大家也舍不得扔的,聚多了,就和点水搅成团放在窗户沿下晒,晒干了,也可以对付着烧两顿饭呢!   

 

        此外,还有棉花票、豆腐票、茶水票、糖票、澡票、肥皂票、香烟票……票证时代的特征可简单归结为:吃粮要“本”,穿衣要“票”,购物要“券”。

    票证是计划经济时代的特殊产物,它记录了那段物资匮乏的历史,也见证了那段岁月的辛酸与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