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文广新局 >历史文化
情系老北头
日期:2017-04-25 字体:

  老北头就是盱眙城北,因建县设治年代久远、建筑陈旧、发展速度滞后、生活节奏慢等因素被盱眙人称为老北头。如今随着老城改造的实施,大多数居民已经搬离老北头。那些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居民,对老北头有着无法磨灭的记忆和难以忘怀的乡愁。他们将老城情结深藏于心底,记忆的U盘里会永远存储着盱城的根脉——老北头。
 

 

    盱眙是“千秋古县”,盱城曾是“诸侯会盟之地”,曾是盱眙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文化发展的中心。盱城人世世代代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,千年古邑的诸多习俗在这里经久传承。老北头人忘不了老城昔日的繁荣,忘不了老城闲适的生活环境;忘不了那融洽的邻里温情和那份倚山观淮河的踏实。对他们来说,老北头不仅是一个区域地名,还是一个精神的归属,它承载着灿烂而厚重的历史文化,老城情结更是很多盱眙人的心结。

  

    据史料记载,明清时期的盱城,就有“二路四坊七巷十五条街”,

街巷自山上到山下,沿山麓淮河,道路盘旋迂回。到清末明初,盱城有街巷近50条,宽大的称街,狭小的为巷。街中首推东官路和西官路,那是位于雾涧(俗称涧沟渡)两边的官道,当地人口中流传着“东官路西官路,中间夹个涧沟渡”的说法。山下诸多街巷与其相通,经东官路、西官路上山,直达“县府大街及县署(县府大街即宣化街,也为官道)。西官路上,古时曾建有关帝庙昭忠祠泗州营署,现为县第三中学旧址,也在城改范围。

     沿西官路下行便入黄牌街,这是当年老城最为密集繁华的街市。黄牌街繁盛时曾有过数家商铺,其中“王悦盛酱园”规模较大,在清朝末年就已创办,主要生产酱醋、各种酱菜、豆腐乳等十几个产品。在黄牌街上,古时曾有过一些官衙机构和祠堂寺庙,如“万寿宫”、“柴公祠”等,增添了黄牌街的威严与人气。当年的黄牌街和东官路、西官路,是城外通往城内、山上通往山下、县衙通往集市的交通要道。

   东官路出口与井头街路口相并,进入“社仓”(今淮河北路盱城卫生院对面),井头街是从东北门(山口门)进城的必经之道,是老盱城最北的一条街,也是保存比较完整的街区。井头街不长,不过四、五百米。在蜿蜒弯曲的街道上,有四、五个巷子。井头街上曾有许多老户老店,如“周家油坊”“陈家豆腐坊”“董家百货”等,“项家茶炉”更是远近知晓,除了茶炉每天保证开水及时供应,街坊邻居每天都来冲水外,还因为他们家出了一位革命烈士——项兆年。在日寇占领盱城期间,经保三娘介绍,项兆年参加了革命,成为新四军的一名地下交通员,为新四军搜集传递情报。后不幸被捕,面对鬼子兵的残酷刑罚、威逼利诱,始终坚贞不屈,最后光荣牺牲。前街也是一条巷子,当年为闹市,“新华书店”曾在前街,还有“陆家茶炉”生意也特别好;后街并不很长,然而走上去犹如到了山城闯迷宫,道路纵横交错。

   丰登桥既是一座桥,又是一条街。说是桥,它是横跨在涧沟渡上的一座石桥,它沟通了涧沟渡的溪涧两岸。说是街,它是平行于淮河北路的一条小街巷,它连接了黄牌街和社仓、井头街、东官路。丰登桥街呈西南——东北走向,大约不到一里长。如今,这里只有当地的住户,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

    ……

盱城的古街巷,沿山麓淮河,道路盘曲,街道相接,陌巷蜿蜒,转折幽深。街巷路面铺以青石,经年累月,车辙路损。那是历史给老街留下的年轮!只可惜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街道改造时,全部铺成了水泥路面,原来留有车辙的青石路面被厚厚的水泥盖在了下面,那厚重久远的历史痕迹也被深深地掩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老北头的房屋多建于山麓,建筑风格多样。既有明清风格的百年老宅,又有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现代洋楼;既有简易高大的集体宿舍和仓库,又有破旧低矮的瓦屋平房。这些风格迥异的建筑错错落落地分布着。

井头街上留存着不少明清风格的民居老宅。如3号的周家,一个小小的四合院保存的还相当完好,三间正房木格花纹的窗户,雕花木栏的大门,室内的木板隔墙、小砖望顶、禾木桁条,还有古老的“老爷柜”,都显得古朴优雅。院中还摆放着一对汉白玉的雕花门槛,上面刻有奔鹿和莲花。还有27号的刘家老宅,古色古香砖雕门楼,紧凑得体的四合小院,雕花方格的木制门窗,进门处还有一道影壁墙,都很完好。黄牌街也保存了不少清代民国时期的民居,像3-5号的韩家小楼,9号汪家老屋,11号的杨家老房,13号的王家老房子,18号的陈家老宅院等等。这些老屋老宅。虽然已经破旧,但古老的墙砖,灰黑色的小瓦,高高的马头墙和那古色古香的风格,无不透着古韵、显着沧桑,让路人不由得回首。

……

  

   盱城老屋,青砖墙体,梁柱组合的木购框架,灰黑色小瓦覆顶,凸一行凹一行的,尽显那个久远年代的建筑风格。而那些破旧低矮的瓦屋平房、简易高大的集体宿舍和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现代洋楼,也是盱眙发展变化的最好见证。
 

老北头人依山而居,那里空气清新,宁静安谧。会生活的盱城人在老屋周围栽满了树,养满了花,使老屋充满生机。夏天到来,更是绿荫一片,繁花似锦,鸟叫蝉鸣。老屋是老北头人灵魂的归宿,当夜深人静时,他们远离红尘、远离喧闹,与老屋为伴,心里安宁踏实;老屋是一个容器,它收藏了老北头人的喜怒哀乐;老屋是一面镜子,它见证了老北头人的成长和老城的兴衰;老屋也是一支画笔,它勾留了老北头人的年轮,涂抹了黄昏时荡漾河边互相嬉戏的影子。墙壁上那长满青苔的窗子更能把人们的记忆引向远方……

 

古井是盱眙老北头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存,在没装自来水以前,老城居民世世代代都靠井水洗刷饮用,浇花种菜。老北头有很多古井。如:涧沟渡福慧井、谈家巷双眼井、井头街大井、宣化寺井……这里的井水冬暖夏凉,清冽甘甜,终年不竭,像母亲的乳汁滋润着老北头的每一个人。夏天到来,烈日炎炎,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会打井水拖地板、冲洗门前的空地,消除暑热。数九寒冬,冰冷刺骨,居民们打来井水淘米洗菜,饮马喂牛,温度刚刚好。

  位于胡家巷的那口老井,井口石圈经过多年的打磨磕碰,仿佛是老人的牙齿,残损不齐。石井栏口上小下大,水面到井沿约莫二、三米,井底究竟有多深也无人知晓。老井的出水量很足,可供三、四百人饮用。往井里看,井壁湿漉漉、黑黝黝的,大半壁都有青苔,青苔深深浅浅,记录着老井的古老。

   涧沟渡那口“大方井”上有石刻“福慧泉”三字。据说此井通雾涧一泉眼。老井有神,儿有小疾,上香,磕头,便收奇效。天之大旱,民妇齐聚,哀哀泣告井神,也是灵验无比的。尽管周围的居民都用上了自来水,但因念及“福慧”二字寓意吉祥,很多居民还是喜欢到井中取水洗衣服刷鞋子等。每逢过年过节,井边一片繁忙。居民们洗衣洗菜、清理鱼肉鸡鸭,井水水量大温度又适宜,可方便了! 

    老北头人对井的回忆绝对是快乐的。每到做饭时间,这里会聚集很多主妇和孩子,边淘米洗菜,边拉呱搭讪。各种家常里短在这里被瞬间传播,老井俨然是一个“信息发布站”。孩子们在井旁嬉笑玩耍,享受童年的快乐。这是如今住在公寓里的人们,很难再找回的感觉了。

 

树木是一座城市的历史,是培育、熏陶城市文化的保姆。老北头居民的房前屋后和庭院中都长着不同品种的绿叶树木。其中以银杏、腊梅、枇杷树、桂花树居多。盛夏季节,这些绿叶树木尽情地伸展着长长的枝条,为院落庇荫。老北头丰登桥(原东岳观)院内的那颗银杏树,高达32米,直径约1米。树龄300年以上,可谓参天大树。炎炎夏日,长满深绿色扇形叶片的银杏树为人们撑开了绿绒大伞,茂密的枝叶遮天蔽日,火辣辣的阳光被毫不留情地遮挡。到了严冬,经霜的银杏叶渐渐枯黄,一片片黄叶,在寒风中簌簌飘落,给地面铺上了一层“金色的地毯”。

   在56岁的井头街居民周乃生院里,有一株110多年树龄的巨大桂花树,它树干高大粗壮,枝繁叶茂。在一片雅静的庭院里,越发显得生机勃勃,春意浓浓。该树20076月获江苏省二级保护古树授牌,2012年2月获盱眙县一级保护古树授牌。

老树守望了老北头的过去,未来的日子里,它们依旧会见证老北头的发展。老树作为城市建设的守护神和美容师,它们会以独特的风格向人们展示其独特的魅力,让老北头锦上添花。

老北头人

老北头人热情好客,坦率真诚,在那里走访,老街的人们总是笑脸相迎,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,还领着我们去看百年大树、百年老屋以及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古井。


 

   三、五个老人坐在街边,或闭目养神,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家常,这是老北头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一景。在井头街8号,几位老人有的坐在长条凳上,有的坐在椅子上,正悠闲地享受着拂面的微风,聊着开心的话题。我想象着老爷爷们会说起他们的爷爷小时候怎么带他们逛老街,老奶奶们也许会回忆起在街的转角处少女萌动的情怀。

他们的过去被老城的一砖一瓦、一花一草记录着。

今天走访的“对宝雅苑”就很受感动。屋子不大,文化气息很浓。这是都梁功夫高手李立江在家里办的一个文友活动室,室内有一幅醒目对联:“背靠青风龙虎岭 面临淮水凤凰池”。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在这里读诗词、练书法、交流生活感悟、畅谈养生之道,大家乐此不彼。尽管几个朋友已搬迁,大家还是喜欢聚在一起交流畅谈。

 

   “现在住楼房的人连对门邻居都不认识,哪像我们这里的老街坊!”黄牌街80岁老人杨立经说,过去谁家要出门办个事,跟邻居打个招呼门都不用锁;下雨了,晾在外面的衣服大家都抢着收回家;谁家闹了矛盾,立马有人来劝说解围;街坊四邻处得就像一家人一样,心贴着心的,可热乎啦!

    在老街里行走,我羡慕这里的人,因为我也希望能牵着儿女的手,走过一条条青石巷,跟他们讲老城当年繁盛的故事;我也渴望能站在碧波荡漾、柳丝摇曳的淮河岸边,痴迷地回想当年的母亲是如何牵着我的手跨过一级级石阶的……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北头当年的繁华与富贵已变成泛黄的历史和唏嘘的回忆,老北头在饱经风雨洗礼中变得暗然失色,苍老不堪。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历经沧桑的老北头脱掉“老”的外衣,呈现独特的美景,散发独特的魅力。